原文記於 2000.9.13


印象中,凡是冠上現代美術這個招牌的美術館,就應該是那種有著大片落地窗外掛一堆金屬管子的建築,像是巴黎的龐畢度中心一般(Centre Pompidou)。基於這種無聊的刻板觀念,讓我在參觀國立蘇菲亞藝術中心時(Museo National Centro de Arte Reina Sofia),有些失望。

儘管一到馬德里,就因為<華興社>社長的一番話,讓我的旅遊心情大受打擊(詳情請看勇闖西班牙(4)),不過稍做休息30分鐘後還是出發了。正所謂「天助自助著」(傑利註: 上天會幫助自助旅遊者!)I will be Back !媽,我會平安回台灣的!

由於日照強烈,加上瞄美女方便,白天在外我都把墨鏡戴上。而每回搭地鐵時,可能因為當地人少見東方男子吧,我總感覺到有一堆好奇的眼光,毫不隱藏的投射到我身上,因此,進了車站上了車,我還是戴著墨鏡。之後,我發覺戴上墨鏡會讓我看起來兇狠些,似乎能降低被搶的機率,於是我幾乎全天候都帶著墨鏡,除了深夜燈光不明差點撞到牆之外。

按照旅遊手冊上的指示,一出阿托查(Altocha)車站,步行三分鐘就到了;看似簡單,只是一出車站,果然不出所料的又搞不清楚東南西北了。依據多年旅遊經驗,跟著一堆觀光客走應該沒錯,果然一個拐彎就看到美術館了。

(註: 西班牙是個很難認路的地方,交叉口往往沒路牌、路標,門牌又只有阿拉伯數字,所以我往往都是認建築物本身或廣場來找地方的)


美術館的前身是醫院,所以外觀上非常樸素,除了門口的一片廣場,及兩座透明的電梯聳立在大門兩側外,幾乎就嗅不出任何現代的味道了;進了館內,到處都是白色牆壁與小小的窗戶,沒有任何裝飾,單調的近乎乏味。不知是不是心裡因素作祟,總覺得通風孔不時飄來藥水的味道,彷彿真的在逛醫院。

基於時間與體力的考量,我決定同大多數遊客一樣,直接先參觀達利、畢卡索、米羅這三位大師的展覽室;由於藏量頗多,還是花了不少時間,其中最著名的便是1981年時紐約近代美術館歸還給西班牙的畢卡索巨幅大作「瓜爾尼卡」。

逛美術館的同時,我發覺一個嚴重問題,就是所有畫作旁的標示都是西文,對於像我這種只懂英文的外國人而言,大概只看得懂大師姓名與年代,真是傷透腦筋。

五點多開始參觀,逛了三個多小時,一抬頭窗外的天空竟然還是藍的,看看手錶,已經晚上八點多了(稍後方知西班牙九月時約21:00天黑,真是羨慕這種晚天黑的國家);腳走得好酸,同時又口乾舌燥,於是我決定到中庭的咖啡座上休息片刻,叫杯可樂,趁著太陽下山前的一點時間,再補晒一下暖暖的陽光。?

嗯!在美術館的中庭應該夠安全吧!

傑利Jerry Ch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