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愛爾蘭] 2002偷度到愛爾蘭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記8/31~9/5/2002愛爾蘭之旅

不知為何,每當我抵達異國的首都時,「射手」的一句話就常會浮出「有那個國家的首都是好玩的?」這意思不是說各國首都不好玩,而是說再好玩也好玩不到那裡去。

問題通常出於人多、車多、高樓大廈、商店多跟麥當勞太多,這些現象導致一個後果~各國的首都都變得商業化了,而太商業化的結果造成了一些吸引觀光客前來的原動力漸漸的流失,一些純樸、可愛具有當地原始的風貌的文化漸漸消失殆盡了。

這就是為何近幾年,我越來越來越痛恨老美「國際化」「全球化」的緣故。沒有文化的老美讓每個城市越來越像,也讓自助旅遊越來越沒搞頭。越來越多城市像是俗不可耐的大型購物城~從愛丁堡到倫敦、倫敦到威尼斯,甚至到了都柏林,到處充斥「麥當勞」「星巴克」甚至「NIKE」的商店。

雖然,我承認「麥當勞」「星巴克」有時的確是蠻方便的,不過,如果有時間,我寧願多花點時間找家迷人的小店,參考店員的推薦,點個當地美食,配個好喝的飲料;而不是像個鸚鵡(或是沒有思考能力的白癡)一樣,看著像是機器人一般的店員,重複點購「麥香雞」「薯條」「大杯可樂」這些垃圾食物。坦白說:我真是受夠了老美的千篇一律的速食文化了!

很不幸的,這個「首都不是很好玩」的說法在某種程度上同樣適應在都柏林(Dublin);特別是當我不知是哪根筋不對,花了10歐元坐在大紅色的雙層巴士上,很俗氣也很懶惰的來趟City Tour時,更加深了這個說法的正確性。儘管這天天氣好的沒話說,就像複製巴塞隆納天空般的蔚藍外加萬里無雲,不過一個小時後,我就瞭解這個城市還真沒啥看頭,若非有些舊社區的美麗店面、櫥窗撐場面,還真不知道眼睛要往哪裡看才好。

不知是否是因為沒有颱風、地震及空氣污染的緣故,都柏林的老店看起來真是光鮮亮麗,保存的非常好;大部分的店面都是木頭建築,配上鮮豔的紅、黑等色彩,除了保有歷史的味道,還多了一份流行與朝氣。除了在Temple Bar 這個區域,許多店家也井然有序的沿著橫跨都柏林市區的運河旁驕傲的展現迷人的風貌。

當我經過這些店面時,不管是酒吧、餐廳還是只是賣著紀念品,我總忍不住駐足細細觀賞,甚至乾脆跑進店內,體會這些可愛的百年老店~雖然馬蘭達臉上的陰影越來越深,我還是無法抗拒這些傳統老店的魅力。

兩個月前回台時,闊別一年多,回到了台北除了親切的感覺外,卻覺得台北變醜了!除了少數仁愛、敦南幾條大道旁外,許多街景凌亂骯髒,破舊的建築外盡是巨大、俗不可耐的壓克力招牌;加上空氣污染,許多大樓的外觀顯得老態灰舊&&

雖然,台灣的知識水準高、生產力強、消費能力高,但我卻因為台灣人民生活在一個不像樣的環境中而感到悲哀&&

我因為喜歡台灣自在的生活而回到這片土地,然而,回國後看到的一些現象(過多的爛新聞節目、談話節目、沒水準的八卦文化與搞烏龍的政客)不由得有些失望與難過;與西方先進的大城大國相比,台灣還是需要改進,除了有錢,多得嚇人的電視頻道、高科技產業外,想想,我們還有哪些能夠在外國人面前驕傲的~

面對愛爾蘭/都柏林的漂亮老店時,我為台灣寒酸醜陋的店面感到有些自卑~對台灣的不進步也感到慚愧與痛心。


傑利Jerry Ch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記8/31~9/5/2002愛爾蘭之旅

都柏林(Dublin),愛爾蘭首都,對我而言卻異常陌生;印象中彷彿才剛從戰火中存活下來,現今卻如奇蹟般的呈現著繁華風貌:一個擁有無數觀光客與商店大街的國際大城;而當我走在市中心Connel Street 一條比台北敦南還要寬廣的大道上時,這種感覺特別強烈。

根據我的外國友人所言,許多觀光客,特別是英國人,來到都柏林的最大目的跟動機是來此享受夜生活。正確的說法是:找家吧(BAR)享受夜生活。

夜生活??!!這竟是都柏林的觀光賣點!對於擁有夜市、KTV等豐富夜生活的台灣人言,夜生活就像隨處可見的7-ELEVEN一樣稀鬆平常;但對於生活單調的歐人,都柏林境內無數的酒吧所帶來的,或許真能讓人得到無比的解放與歡樂!更棒的是大部分的酒吧都集中在Connel 大道以南的 Temple Bar 這個區域,比鄰而居、熱鬧非凡。以酒吧之名(如圖)作為一個地方的名稱,可見酒吧在此數一數二的地位了。

依我的觀察,都柏林的酒吧分為幾種:啤酒吧、足球吧、音樂吧與土風舞吧。啤酒吧與足球吧屬於男人的世界,即使店內的愛爾蘭男人露出單純的笑容、熱情的邀約,想入內一探究竟的各國男人最好先知道:一、只要是男人,千萬別點黑啤酒Guinness以外的酒,否則很容易被人看輕。二、身材瘦小的亞洲男士被人擠斷肋骨的機會極大。三、想看酒吧暴動實況的要記得挑有足球賽的晚上,而且別穿錯球衣走進敵隊支持的酒吧,否則怎麼死的可能都不知。

而音樂吧與土風舞吧較適合女士一遊,前者可欣賞傳統的愛爾蘭音樂,而後者不但能欣賞當地的傳統舞蹈外(就是大河之舞、火焰之舞的那種超炫踢踏舞),甚至還可加入同樂。但令人洩氣的是,幾乎不管何種,生意興隆的都柏林酒吧都擠得令人害怕,即使是過了旅遊旺季的九月初,熱鬧依舊不減。

入夜後,Temple Bar 這區域可說是人聲鼎沸,處處是年輕男女、各國觀光客留連在傳來音樂聲、喧鬧聲的各個酒吧中。為了招攬生意,幾乎所有的酒吧都標榜有免費LIVE的傳統音樂演奏,不收門票,只算便宜的飲料費。但即便是如此優惠 (按台灣的說法是便宜又大碗),我卻無福消受;擠滿了人的店家讓我與馬蘭達試了轉戰了幾間都不得其門而入,最後好不容易擠進一家位在二樓的小吧卻因身陷人林、差點喘不過氣而嚇得奪門而出。


所以,對於外地客而言,想要在此感受到逛吧樂趣,實在是不容易;還是趁著人客較少的白天時段,來這晃晃,用相機照照各家吧景就好&&


都柏林的吧(Bar)~還是還給都柏林人吧!


傑利Jerry Ch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記8/31~9/5/2002愛爾蘭之旅

愛爾蘭,對許多熟悉中國大陸地理甚於外國地理的台灣同胞(包括傑利本人在內),可算是一個既遙遠又陌生的國度;加上愚笨商業的好萊塢電影的渲染,過去的我總認為愛爾蘭(包括北愛)是個充滿了恐怖份子,不時有炸彈死亡事件發生的危險區域。

直到~快離開英國的前一個多月,不知是否是越來越多中外同學向我推薦愛爾蘭旅遊的好處,也不知是否因為蘇格蘭國鐵 (Scot Rail)推出的超便宜”來去北愛”套票(火車加渡輪來回票共25磅)打動了我,還是因為台灣同學口耳相傳的偷渡方式聽來不錯(省下簽證費及低聲下氣跑去人家大使館簽證的時間)。

在徵得馬蘭達同意後,我們便在學校命令我們搬離Friarscroft 當天(就是我們在的高級學生宿舍),動身前往這個眾人口中擁有美麗風景、便宜美食、善良人民及培育出’’小紅莓’’這種一流樂團的地方。

基於外國同學的善心說明,我很快了解到~即使2002年,北愛爾蘭似乎有些動盪不安,特別是遠離大城市的郊區 (這都要怪罪於硬把人家愛爾蘭拆成兩半的臭’’英格蘭人’’);一向沒興趣跟性命開玩笑的我 (特別是辛苦完成論文後) 當然決定擇善固執,捨去動亂不安的北愛,把假期跟寶貴生命花在安全的—愛爾蘭。

偷渡到愛爾蘭的方式超乎想像的簡單,只是途中有些冗長與沉悶。只要從史特林(Stirling)坐40分鐘火車到達蘇格蘭第一大城格拉斯哥 (Glasgow) ,再換火車坐上兩小時到達Stranraer 這個名字很難唸的小城,就可以在火車站旁免費搭乘豪華高級的渡輪直接抵達北愛第一大城-Blefast。

靠岸之後,若是像我一樣對北愛半點興趣都沒的人,就直接從渡船口搭免費的接駁巴士來到Blefast的巴士總站~再花上一點銀兩及三小時 (因為蘇格蘭國鐵的套票只到北愛) 就可以一路南下,輕鬆抵達都柏林--愛爾蘭的首都。

錢太多又不怕被檢查簽證的人,當然也可以選擇火車前往;除了可省下一小時外,別太多期望;愛爾蘭什麼都好,就是人民不愛排隊及火車內裝爛得要命 (可嚐嚐坐在有20年歷史椅墊上的滋味)

不知是不是貪小便宜加上沒辦簽證的雙重報應,(特別聲明: 所有的外國留學生中,只有可憐的台灣學生及大陸學生需辦理簽證) 除了Glasgow到Blefast的後半段窗外風景算是迷人外,這一段旅程可說是乏善可陳。原本最期待的海上浪漫之旅,卻在數不清的小孩奔跑嬉鬧及充斥了各式速食氣味的船艙中無奈渡過。唯一的收穫是免費換得寶貴教訓一則:千萬千萬~別花上幾小時坐上渡船或渡輪之類的東西,只會讓你悶死或被一群小孩吵死~然後恨自己為何會犯下如此愚蠢的錯誤。下回,如果不怕花錢的話,我想還是搭飛機直達都柏林吧。

不過,即使前往愛爾蘭的旅程令人感到乏味,在愛爾蘭待上一星期後,證明口耳相傳果然正確,這裡確實是個旅遊的天堂:便宜的花費(比英國便宜的住宿及飲食)、悠久的酒吧 (有著名的黑啤酒—Guinness及免費的傳統音樂舞蹈表演)、嘆為觀止的風景(如圖) 以及好吃的海鮮、美食及Fish and Chips! (註)

註: 據說~在蘇格蘭(英國)最普遍、最有名以及唯一的傳統小吃就是Fish and Chips(傑利中譯: 炸鱈魚排及炸薯條),做法只是像美式速食般把鱈魚排沾上麵粉及薯條炸過後淋上醋及胡椒粉而已。在蘇格蘭(英國)嚐過’’無數’’Fish and Chips後,令傑利吃驚的是,最美味的Fish and Chips竟然是在愛爾蘭嚐到的。


最後忍不祝說:

很高興,遠度重洋的來到這裡~幸運的又認識一個迷人的國家—愛爾蘭!

傑利Jerry Ch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