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6625_s
    

火車到了花蓮,大學同學孟雯來接我們,說找了一家不錯的店可以聊聊。下了車,眼前是一棟簡潔的建築,白牆上寫著「Chamonix Café」。我與KIKI互看一眼,異口同聲說:「霞慕尼」。


1996年夏天,如風遠颺,飛快掠過15個年頭。


1996年6月,我與大學死黨KIKI剛考完大學畢業考,其實下午我還有一堂選修得考,但KIKI與我已經沒法等,得去做件欺瞞雙親的「不肖大事」。現在看來也許覺得沒什麼,但在那個自助還很罕見的年代,我們要一起背著背包、搭飛機到法國。當時的我,從沒出過國,連中正機場都沒看過。然而,畢業在即,大一曾有過的那個「去法國自助旅行」的夢想,像火柴被加壓瞬間點燃,我對KIKI說「不管怎樣都要去!」

於是,兩個不怕死的就這樣背著借來的大登山包出發了!


關於我倆初生之犢的法國自助大概三天三夜都講不完,但站在「Chamonix Café」前,那種時空交錯的感覺,難怪有人說人生百味雜陳,有種滋味,你就是說不上來。

其實我與KIKI也好多年不見了,這次是因為在臉書上碰到,意外發現一年前結婚的她,竟然就住在我家附近,剛好我計畫去花蓮找也是大學好友的孟雯,就力邀她同遊,幸好她從不拒絕去玩的個性沒變,行程快速敲定。

更意外的是,在火車上聊天時,發現在我今年去瑞士之前,KIKI也跟團去過瑞士,我問她,「那你有去霞慕尼嗎?」

「有啊,那時候我就想,這地方是有這麼容易來喔?」她說。

真的,一個台灣人去過兩次霞慕尼的機率有多高?中間隔15年的可能性又有多少?今年5月我搭著火車到達霞慕尼車站時也這樣問著自己,雙膝像老人般有點微微顫抖。


1996年,我跟KIKI只帶了一本薄薄的、從圖書館借來的翻譯旅遊書「2到22天遊法國」,就這樣傻傻的到了霞慕尼,雖然跟這次從瑞士過去的方向不同,我們是從巴黎出發,但站在霞慕尼火車站前,我拼命回想當年場景,卻還是非常陌生,連傑利都懷疑的問我,「你不是有來過??」只能說時間加上記憶力衰退的化學作用真的很厲害。倒是KIKI說她覺得不少地方還蠻有印象,看來當小學老師果然比較沒那麼操勞啊!

站在「Chamonix Café」前,剛剛車上聊的霞慕尼對話似乎還在耳邊。法語中有個字叫Déjà vu(似曾相識),用在這裡似乎不是很恰當,但記憶加上巧合,放入時間裡發酵,也許就是我這當下錯綜複雜的感覺吧!

霞慕尼,我輕輕唸著店名,KIKI給我一個會心的微笑。我跟孟雯說,妳知道嗎,我跟KIKI去過霞慕尼耶!

「大學畢業那一次喔?」孟雯問。「對啊!」我大聲說。

也許時光匆匆,但老友依舊,我們又聚在一起、相視而笑,這就是人生的美好,不是嗎?


延伸閱讀
2011.08.10 馬蘭達隨手創作集(2)名牌:有價;緣分:無價

2011.07.06 馬蘭達隨手創作集(1)寫給志玲姐姐的一封信

傑利Jerry Ch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