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 9.18.2000 Sevilla

不知道是不是受到八卦旅遊雜誌的影響,很多朋友常會問:出國有沒有遇到豔遇啊?

對於這種問題,通常我都是只有苦笑的份。若吹說有,不合乎事實;若老說沒有,又頗覺沒臉見人。所以最後我通常都是笑而不答,留給大家一個美好的想像空間。

在西班牙旅行時,所見美女無數,個個身材曼妙、熱情大方,只可惜出國前不知苦K西文,才會淪落到躲在街邊偷描美女的下場。當然,事情有時總有轉機,這一天,竟然莫名奇妙的被外國人搭訕聊天,後來甚至還請我喝酒,對方風趣幽默,只可惜&.真是可惜,是個法國男人。


這一天,逛完西班牙廣場Plaza de Espana,為了補充流失的水分,我來到了公園一角的一個小小PUB,照例點了杯可樂,站在吧台邊稍作休息。

突然,旁邊一位外國人望著我,嘰哩呱啦的不知說什麼。咦?是跟我說話嗎?我轉頭看看四周,其他人最起碼離我三公尺以上,我想,應該是找我的。

「Hello! Speak English?」我照例的露出我符合國際標準的燦爛式笑容,先確定這位老哥是不是會說英語,免得浪費他的時間。

「A little English」「And I come from France」對方表示他可以說一點英語(其實是很破很破的英語),同時很快的表明他是法國人。喔!既然是我去過的國家,聊天當沒問題了。我跟這位法國老哥說自己是台灣人,我是一個人來自助旅遊的。

接著,這位老哥拿出他的旅遊書籍,繼續跟我說道;他來自法國南方,跟老婆兩人開車來到這裡的(真是了不起,因為距離蠻遠的)然後&. 又開始嘰哩呱啦,不知再說什麼,好像再說明西班牙北方發生了一些事。我努力的用英語溝通詢問後,忍不住跟他說「拜託,你英語有點破喔」(其實我已經很給面子,沒說很破了)他竟然拿出一本英法字典,翻出「Independent」一字,我恍然大悟,原來他是描述西班牙北方巴斯克民族獨立抗爭的事情,還說北邊幾個城市情況都有些亂,警告我不要去。

結果,我們就邊翻著他的字典,一邊交換著彼此的行程。我還表示,他實在不該帶本英文字典,因為再西班牙英語並不是挺方便的說。沒想到這位老哥說: 「我帶錯了!」真是有意思。

後來,對方又跟我打聽旅遊服務處的地點,他說想要去索取一份地圖。我想起自己稍早多拿了一份,便毫不猶豫的貢獻出來,表示樂意將這份「塞維爾市街圖」無條件給對方。(嗯!我想這位老哥以後一定都對台灣男人印象不錯吧!)

他看到地圖大樂,馬上向酒保要了一瓶啤酒,說要請我,哈哈!我當然就恭敬不如從命囉!

我舉著酒杯高興的說「Cheers!」「Cheers!」他竟然聽不懂,沒有反應(終於知道不是每個外國人都會英文了吧)我想起一句實用的德國話,唸起來很像「blue- Shirt」(藍色狗屎?!)(其實就是乾杯的意思)

於是我大聲說「blue- Shirt」「blue- Shirt」,對方也聽得懂,笑著舉起酒杯跟我乾杯,樂得很。哈哈!我又成功的完成一次國民外交了!還免費的喝了一瓶啤酒說!

傑利Jerry Ch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