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這可能是馬蘭達跟我這輩子住得最漂亮的一棟房子了。

原文記於 8/2/2002 Friarscroft, Stirling, Scotland

寫了這麼久有關史特林(Stirling)、蘇格蘭、英格蘭(倫敦)的故事,突然間我才想起,嗯~好像還沒有介紹我現在,不,正確說法是從去年九月中住到現在的這間房子Friarscroft。

可別小看圖上的這間房子(Friarscroft),按照在這裡已住上兩、三年頭的博士學生「東尼」的說法,它可是已經有超過百年的歷史(所以裡頭也流傳著不少鬼故事)。雖然房子年紀老,但因為蘇格蘭人的優越整修房屋技巧,它不但看起來漂亮,住在裡頭也是非常舒適的,所以包括喬治、愛飛在內的所有住戶,幾乎一致公認這是史特林大學給學生的最豪華宿舍了。當初不知是不是祖先積德,馬蘭達跟我才能夠申請到這間房子。

所以我才會有這樣的感嘆:唉~這可能是我這輩子住得最漂亮的一棟房子了。

雖然Friarscroft跟其它給Postgraduate student(碩士學生)申請的學生宿一樣,都在校外,不同處在於傑利只要步行只要10分鐘就可到學校(其他宿舍則須步行20~30分鐘以上),而且周圍也有不少同樣漂亮、Luxury的獨棟別墅,居家環境不但高雅,而且安全。更棒的是透過窗戶,幾乎所有學生在宿舍裡就可以遠眺史特林的一級古蹟:史特林古堡(Stirling Castle)、華勒斯紀念碑 (Wallace Monument)

如果學生時代有住過學生宿舍的人,一定能夠了解:如何跟室友和睦相處,是一門很大的學問,更何況現在要跟一大票金髮、藍眼,來自世界不同國家的外國人相處~,

外觀看起來不大的Friarscroft,實際上裡頭住了14個國際學生,去年九月搬進來時,共有5個希臘人、3個台灣人、2個蘇格蘭人、2個芬蘭人、一個瑞典人跟一個大陸人,除了剛提到的「東尼」是博士學生、2個芬蘭人是大學部學生,其餘皆是碩士學生。看起來,這真是一個複雜的國際大家庭,是嗎?

學期一開始,非常幸運的,在東尼坐鎮下,所有人都很給面子的遵守著生活公約與國際禮儀﹔不過不出所料,不到三個月,問題紛紛浮現了:

先是有人特別不喜歡洗碗盤,髒碗盤可以堆在料理台上兩三天沒人收拾,慘的是有這種習慣還不只一、二人﹔另外也開始人有不清理料理台(洗手台),這其中又以本來就人緣不佳的大陸女生做代表。

漸漸的,越來越多稀奇古怪的問題紛紛出籠,蘇格蘭老女生「崔莎」開始貼字條抗議大家甩門(關門太大聲)、晚上在交誼廳(客廳)看電視太大聲、希臘人太吵(太常邀朋友來聚會?!)不久之後,這位大家懷疑有神經質的「崔莎」便與所有希臘同學交惡,互不往來了。

又沒過多久,被大家孤立很久的大陸女生不知哪跟筋不對的,(應該是她系上課業太輕吧)開始卯起來向學校抗議信,意思是我們住戶沒有好好對待她,對她大聲小叫、無禮之類的(這可能是大陸施行一胎化的後遺症之一,有些大陸小孩認為大家都要照顧她)。大陸女生不寫則以,一寫就是三封,抱怨的對象包括傑利、東尼、跟我善良風趣的好友喬治。

很快的,「崔莎」也有樣學樣的向學校丟抗議信,這次不知是不是崔莎文筆較好,除了抗議人之外,包括無辜的傑利在內,13個學生全都收到學校來的回函,提醒大家盡量保持宿舍安寧。

而隨著隔壁「另一個」希臘漢與瑞典美女的感情越來越好,做那檔事的頻率也相對暴增﹔慘的是我半夜被吵醒的機率也越來越高。但是,基於台灣人保守的個性與追求性愛的自由,我就是下不了手~去寫那正式的抱怨信。

當然,問題不只這些,最後,連人數最多的希臘人內部都出現不和的問題,先是「克莉絲蒂娜」與「另一個」希臘女生停止說話,「喬治」也因為「另一個」希臘漢老愛佔人便宜而產生心結&&&&&



好了,雖然說了一堆,但這可不是抱怨信,只是想讓大家稍微了解海外學生的居家問題~畢竟,天底下有哪裡是十全十美的,不管在台北或是英國,不是嗎?

~大體而言,傑利還是很高興在蘇格蘭的一年,能夠在住在這裡,與大部分室友渡過快樂的學生生涯。


感謝大部分的人跟~最重要的這棟小房子Friarscroft!

傑利Jerry Ch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意外發現這裡,是Stirling MBA的學長耶!! 雖然前後好幾年,但還是重溫不遠前的學生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