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記於 3/5/2002 Stirling, Scotland

不知不覺的~套句我常說的老話~時間還真是過得快。過去曾令人畏懼的蘇格蘭寒冬也悄悄的接近尾聲了;儘管三月初這裡還不見春暖花開的跡象,不時刮風下雨,但比起十二月、一月的冷到骨子裡,算是老天給臉的暖和許多了(目前約10度左右)。

二月中,正當大家(此地的國際學生)討論著聖誕假期中,本地(Stirling)的不下雪現象時(連希臘好友住的雅典都下了罕見的大雪),我還在想,這下丟人啦,誰會相信我在這英國北大荒住了一年多,竟沒看見真正的下大雪。結果,不知是不是老天捉弄人,就在上&.上星期五(2/22),竟毫無預警的真的&.來了場大風雪!

話說當天下午一點,我剛整裝完畢,心不甘情不願的要外出上課時(因為是星期五下午的課),只見窗外批哩趴啦的一陣亂響,還在想應該是本地慣性的陣雨時,夾雜在風雨中飄下的竟是片片白色雪花,天啊!越來越多的雪花證實我心中的疑問,這&..不會是電視、電影中的那種大風雪吧!

儘管看來新奇,慘的是下午我不但有課要上,系上還要幫每人拍美美的公關照,看來不出門是不行了;只好再度從衣櫃挖出只在高地之旅(Scotland Highland)穿過的飛狼防水大外套,在眾多室友的同情眼光中,硬著頭皮衝進陣陣呼嘯的風雪中。

狂風中,片片雪花狹著強勁風勢襲來;隨著視線的模糊、臉上積起的雪花,我明顯感覺到呼吸的困難及兩頰的冰冷;腦海中頓時閃過日劇阿信中,可憐阿信在雪地中吃力前進的艱苦狀,這下我可是完全了解到這有多麼的困難了。平常只要走上10分鐘的路程,現在感覺上像是真正在高山中前進般困難。我死命的用雙手揮開眼前風雪,撥掉臉上的雪花,如果不這樣,很快就會看不見道路以及臉上會凍得沒知覺。

奮力的在風雪中掙扎了近20分鐘,我終於抵達了目的地,學校看來宛如是個溫暖的避難&.不,避風所。我又有一個新的體驗,在風雪中攀登喜馬拉雅山或是阿爾卑斯山無疑是種玩命的自殺性活動,若非必要,我絕對不幹這檔事!

傍晚六點,該死的風雪依舊不停,我再度痛苦的操演著雪中求生技巧步行回家,近了屋內,我已不折不扣的成了白色的雪人,凍的元氣大傷。晚上,雪勢稍減,興奮的外國室友們還在雪地中踢起了足球,丟起雪球。在黑夜中,積了雪的庭院有種淒美的特別。

第二天,我特地早起外出,在眾人都還在熟睡時。屋外看來是多麼的美好,襯著雪花鋪上的白色大地及淺淺的藍天,好一片安寧祥和的景象。我慢慢步行到學校,風雨(雪)後的感覺竟是如此安靜,原本熟悉的校園因覆蓋上一層白,而變得特別。在陽光中,我在雪地裡留下的足跡顯得格外清晰,特別的是,除了我的足跡外,還有小小的腳印一路延伸至樹林中,看來不是只有我特地早起。

我忍不住摘下樹叢上的一團雪花,軟軟、細細、碎碎、冰冰的口感,讓我憶起基隆廟口的棉棉冰還有台大對面的綠豆牛奶冰。唉!台灣的美味小吃真是異國遊子的鄉愁來源。

嗯!這遲來的風雪搞不好是我在英國所遇到的唯一一場雪,要好好珍惜,下次可能吃不到了!

傑利Jerry Ch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